杀死太阳的向日葵

cp一向邪教,这里主奎迦。

灯火下楼台

本文cp富二代董岩磊/夜场罗正、大提琴助教韩沐伯/书香门第流行歌手周锐

应该是狗血甜文,后期会有其他cp

董岩磊刚出校门就被周锐堵住了,他看着一脸气愤的周锐摸着头不敢说话。

“咋……咋啦?”周锐一直不说话,只在鼻子里喘粗气,董岩磊只好试探着问。

“能咋啦!韩沐伯那个人,不解风情!你说,我还要怎么表示?”周锐说这话的时候没看董岩磊,抱着双臂,左脚立在地上,右脚鞋底恨恨地蹭着地面。

韩沐伯此人董岩磊知道的,是周锐表妹曼曼的大提琴陪练。三个月前,一次周锐闲了去找曼曼,正巧赶上韩沐伯来陪曼曼练习。后来曼曼向磊子描述这两个人的初见:“我哥穿着背心裤衩拖鞋就出来了,看到韩老师之后愣了十几秒,然后窜进我的房间,一直到韩老师走都没出来。等下课了,我进去看,我哥换了衣服坐在那儿研究眉笔呢。”

这倒不是周锐春心萌动就变成了少女。他学流行音乐出身,多多少少参与过一些舞台,籍此也知道自己化妆之后的效果。可遇到韩沐伯之前,他从来没在意过这些事,每次都是随着妆造老师摆弄,高光和粉底都分不清。直到那一天,韩沐伯的眼睛在周锐心里打了个火花,钢铁直男锐哥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太邋遢了。

本来,身为好友,董岩磊还是挺高兴有那么一个人让周锐意识到自己的颜值不该埋没。之前周锐来找他,木子洋——大他两级的学长——看了周锐两眼就忍不住叹气,他怕周锐那个炮仗脾气跟洋哥打起来,赶紧让同学卜凡把洋哥拉走了。董岩磊是个心里不装事的人,他很单纯地以为,周锐是像所有其他雄性生物一样,在自己领地看到更有魅力的同性,一瞬间激发出了战斗本能。

但是后来,董岩磊发现,这个本能发展得好像有点偏。

第一个月,周锐一来见他,就要说,那个韩老师是如何如何地斯文败类、金玉其外,真怕曼曼被他骗了。先不说曼曼压根没有发展师生恋的爱好,就是现在临近艺考,曼曼专业课文化课两头顾已经是要把时间碾碎了用,哪有空想风花雪月。董岩磊觉得这就是天下哥哥的通病,瞎操心,靠近自家妹妹周围十米以内的男性,宁可错杀三千不能放过一个。

到了第二个月,事情变得让董岩磊摸不着头脑。他是学服装表演的,平时时间表满得很,好不容易给自己放个假,周锐就把他拽出去。有难同当,他死活把卜凡和木子洋也拉上,可惜这两个人最终还是溜走了,剩他一个人看着周锐喝闷酒。他心里打鼓,这不会真是韩沐伯把曼曼骗走了吧,不能呀,曼曼鬼主意比他们加一起都多,精着呢。

“等会儿,慢点儿喝,你嗓子不要了?”

周锐又吞下一口酒,结结巴巴地和磊子诉苦:“我这几次看到韩沐伯,他就一直盯着曼曼,我就觉得他没安好心。真的,我告诉你,上次我在他旁边坐了三个小时,他总共就看了我两次。”

到这董岩磊就明白了,周锐这明显是吃醋了,你在旁边盯人家三个小时,还好意思说人家不安好心。他正打算和周锐说道说道,结果周锐手里酒杯一歪,头砸在了桌子上。董岩磊没办法,他也不敢告诉周锐的父母,只好打电话给曼曼。曼曼一口应下来,声音里还带着点兴奋。再之后,董岩磊就见到了韩沐伯。曼曼本来在家练琴,接到电话便装可怜求韩老师帮忙,韩沐伯也无奈,只好跟着她来接周锐。此时董岩磊觉得自己有点理解周锐了。

从此往后,周锐自己也明白过来,可惜韩沐伯太有操守。周锐每每抢了音乐会内场票最后都约不到人,韩沐伯一直说自己要练琴,票都便宜了磊子,最后辗转总是到了木子洋的手里。周锐又想约韩沐伯去看画展,他觉得韩沐伯一股传统艺术家的气质,看画展总不会出错,可是韩沐伯也推了。

周锐把少得可怜的情感经验都用在韩沐伯身上,奈何人家软硬不吃。他来找磊子讨教,磊子一脸懵——我不知道啊,都是别人来找我啊。再想想自己周围,怎么不让别人爱上自己才是木子洋的烦恼,而卜凡心里眼里就只有他的岳明辉。

 

 

这次周锐来,直接带着他去夜场,董岩磊真实地受到了惊吓。虽然夜场不是没去过,但都是和专业里的同学一起去的,又有木子洋吸引火力,磊子只要安静地当个吃瓜群众就好。今天,和周锐两个人来,董岩磊觉得自己大概要交待在这儿了。

周锐出身大概算得上书香门第,祖父母一辈几个老人大多是高级知识分子,父亲是史学教授,专攻君士坦丁堡历史,母亲是哲学教授,在中哲史方面颇有建树。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,周锐去学流行音乐多多少少让父母有些意外,虽然也不太管他,但如果他去沾染了不好的习气,那就不能接受了。所以,周锐从不赶场,自己好好上课,好好写歌,指望着老师给一点资源。这还是周锐第一次到这种地方。

从进门,周锐就有点怂了,他回头看了一眼磊子,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个小孩儿面前丢人,抻抻外套,走了进去。

“不是,你说你感情不顺,来这儿干嘛呀,学习先进经验?”董岩磊进了包厢就冲周锐嚷嚷。

“哼!我就不信找不到更好的了!”

董岩磊没接话,他知道周锐是在赌气。不说别的,光是有韩沐伯的长相,也不会沦落到来跑这么一般的夜场啊。当然,他这句话很快就会被自己推翻了。

两个人点了酒,周锐把这个月的生活费都拿出来专挑贵的。客户经理都很有眼力,看出来两个人还小,也都不是常客,今天少说要再这儿扔下大几万,这还不算“少爷”自己的小费。服务生从包间出来,他瞟了眼两人点的单,转身走了。

“罗正,今天有两个生人,你去吧,给我留住了,有你的好处。”

罗正听完什么也没说,端着酒就去了董岩磊的包厢。他知道自己好看,但是他不知道这好看有什么用处。这么说也不太客观,好像对客人、对领班经理、对老板都好,可是对自己就不好说了。

 

 

“请进!”董岩磊听到有人敲门。

“客人好,这是你们的酒,请问还需要什么吗?”罗正抬起头,他第一眼看见了戴了一条粉色格子围巾的董岩磊,而没注意到在角落的周锐。这人好玩儿,在屋里脱得就剩吓下件短袖了,居然还带着围巾。

经理让他留住客人,可是他还没学会同行们端来酒就势坐下喂酒的本事,只是有点尴尬地站着。而董岩磊一看换了人来,就知道来人是什么意图,再往上看到罗正的脸,他却连呼吸动作都忘了,他得收回刚才的话。

过了一分多钟,董岩磊才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那个,你先坐着,别的不急。”他模仿回忆里学长们的做派,试图在罗正面前表示自己并不是新手。

罗正乖乖地坐下,这时他想起经理说是两个人,接着才看到周锐。留住客人,在这个行当里都明白这句话什么意思,罗正虽然还不熟练,也做过两次,可他不知道怎么主动。

他不会说话,但他的脸会说话。董岩磊国际上的大秀走过两场,平时认识的人都是指着外形吃饭的,不能说没见过世面,到见了罗正也只剩下听着自己的心跳。他搜肠刮肚,找出一句诗来:

“明月皎夜光……”

“您说什么?”罗正没听清。

这人动起来更美,董岩磊觉得自己要沦陷在夜场,这是之前想都没想过的事。

他此时已经词穷,周锐把话头接了过去。

“他说你‘明月皎夜光’,”周锐又喝了一口酒,“在各个神话体系中,月神大概都是美的代表,我们有嫦娥,希腊有阿芙洛狄忒,北欧有玛尼,古印度有一位因美貌而自负的男神苏摩,都是这样。”

罗正听到两个人如此夸赞自己的容貌,更紧张了。这时周锐已经喝下两杯,他酒量本来就不好,眼下是管不住自己的嘴。

“不过,月神的命运通常不太好,他大概觉得你美得很有悲剧色彩。”

听到这话,罗正有点难受。董岩磊见他的嘴角眼角都垂下来,赶忙制止了周锐。他掏出手机,给韩沐伯拨过去电话,也不管此时他多半已经睡了。

“韩老师,过来把锐哥接走吧!他又喝醉了,我扛不住了!”

韩沐伯此时已经洗漱好了准备睡觉,接到了了董岩磊的电话。他不想去,周锐的态度他不是不明白,所以更不想牵扯太多,架不住董岩磊死皮赖脸地磨他,估计不去这晚上是不要想睡觉了,只得再换上衣服出门。

 

 

过了大约一个小时,周锐醉倒在沙发上人事不知,董岩磊抱歉地向罗正笑笑,把点心往他面前推。这家店有专门的厨子做糕点,广式的,不是西点,味道很不错。罗正也是真的饿了,没推辞就开始吃。

可是看到董岩磊一直盯着他,他又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了。

“那个,你叫什么呀?多大了?”

“我叫罗正。”他被董岩磊的目光扎得往后坐了点,“我今年大四。”

董岩磊正打算继续问下去,韩沐伯发消息来说到楼下了。董岩磊下楼把人接上来,又帮着他把周锐扶到他那辆不知道几手的车上。

罗正看着以为董岩磊要走,有点着急,跟着下去,眼看他到了大门,便一把抓住他的手腕。

“诶,我还回来,我还回来,结账。”董岩磊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。

我不是怕你逃单,罗正有一点无奈。

董岩磊送周锐离开,客户经理到没有一点意外,他早就看出来周锐的心思不在这里,董岩磊才是他的目标客户。

罗正等到董岩磊回来,跟他一起回到包间。

“客人,您今天晚上还有什么安排么?有——什么需要么?”

“啊,等等。我叫董岩磊,我朋友都叫我磊子。那什么,你,你为什么来干这个啊?”董岩磊心中有疑惑,凭借罗正的脸,他能享受的颜值红利再哪个行业里都不会少,听他的话还是大学在读,何苦来做这个。

罗正低着头想了很久,慢慢地说:

“我好像是被人骗了。”

罗正给董岩磊解释,他们大四有两个月没有课,毕业设计也还没开题——他是学土木工程的——寝室就想着出去来一场毕业旅行。罗正家境不太好,没敢和家里要钱。计划是去敦煌,看看古城,也算和专业有关,再一路去西藏。这一趟下来要不少钱,罗正想和他们商量要不去个近点的地方,或者自己就不去了,在寝室里看家。还没说,李希侃就笑得眼睛都看不见,过来和他说这路上会遇到多少传说一样的事。四年大学,罗正从来没能拒绝过李希侃,这次也不例外。他开始想找人借钱,但是不好意思和室友张嘴,其他人又没那么熟,他就到网上查了查网贷。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,利滚利,滚出了一个罗正想象不到的数字,他得在这工作,直到把钱还清。

如果是别人,董岩磊一定觉得这人笨得无可救药,你想想,他们会有让你离开的一天吗?

看着罗正,他说不出来这话。

罗正坐在这,明显是等着董岩磊留他过夜。董岩磊明白,结了账把罗正带到了自己的一间酒店式公寓里面。

罗正进了屋,董岩磊让他自便,他便去洗了澡。洗完澡出来看见董岩磊正把一碗面端上桌。“你今晚喝酒是空着肚子喝的吧?吃点东西。”

罗正刚洗完澡,穿了件浴袍,松松地系了一条腰带,全身若有若无地蒸腾水汽。大半夜又饿又累,看见这么真诚的金主,不由地鼻子发酸。

董岩磊也觉得自己有点蠢,只好说美色误人,从古到今都不少。罗正坐下吃着,他就在一边看。他想说,别干这行了,夜场进了就不容易出来了;他想说,你是正经学过土木有专长的,趁早走了还能回归正轨;他想说,现在尝到了赚快钱的甜头,以后就吃不了苦了。

可他不能说啊,他和罗正之间说白了就是个交易,他没立场劝他。眼见面已见了底,他问罗正:

“是不是干什么都行?”

“啊?”罗正一愣,“反正,不伤天害理就行。”

董岩磊没忍住笑了:“让你杀人你干不干?”

罗正似乎吓呆了,碗放在手里不记得撂下。

“逗你的,陪我打几局游戏吧,帮我拿人头!”

 

 

罗正的游戏打得是很不怎么样,董岩磊看他打了两局之后也实在是困了,就退出游戏喊他睡觉。

罗正什么都带了,甚至于预备着金主特殊癖好的小玩意儿,就是没带正经睡觉的睡衣。董岩磊找了自己的一套出来,罗正穿着稍微大了一点。

两个人都收拾好了躺在床上,董岩磊问他:

“你带了那些是什么?之前陪别的客人过夜用的?”

“嗯。”罗正的羞耻心还在,躺在旁边的是同龄人,刚刚还在一起打游戏,他就像是要对室友坦承自己的工作一样窘迫。

董岩磊好像没有意识到他的问题让罗正尴尬了,还在追问:

“你,遇到过几个客人了?”

罗正沉默了很久,董岩磊以为他不想回答,几乎要睡着的时候,听到罗正轻声说:

“两个,已经有两个了。”

之后罗正好像哭了,董岩磊已经睡着了。

第二天早晨,罗正似乎心情很差,拿了钱连早餐都没吃就走了,留董岩磊一人对着两份早餐发愁。

周锐醒来见自己在韩沐伯家,就知道是董岩磊搞的鬼,于是还没洗漱就给董岩磊打电话兴师问罪,没想到董岩磊接电话第一句话就把周锐说懵了。

“周锐,我想帮罗正把钱还了。”

啥啥啥?这孩子怕不是才子佳人的故事看多了,想给人赎身?

董岩磊之后把罗正告诉他的事情和盘托出。

“我说你磊子,你真是千年傻狍子成了精。夜场的人说话能信吗?你绝对是被美色蒙蔽了双眼。诶……不过也正常,要不是我看上老韩,我估计也和你一样。”

董岩磊缓了几秒:“我觉得他不像是在说谎。”

大厂的神奇生活07

本章小狐狸和小仓鼠上线啦!
嘉奋上线
奋哥一片深情可以嘎嘎是个傻白甜
希望我不要被打
链接见评论

大厂的神奇生活 背景提要

我的小伙伴建议我还是要写一下世界观的介绍,以及人物背景什么的。
我写了一下,比较简短的,如果对之前的剧情有疑问的话可以看一下,如果觉得漏写了什么,可以评论,我下次写。
不打tag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到orz
我满脑子都是案情的脑洞感情线根本走不动好烦!
链接在评论

大厂的神奇生活06

这章写超字数了,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希望大家多多评论( ˘•ω•˘ )

本章借了一个美剧的梗,但是我现在不能说,我担心说了看过的小伙伴就知道后面剧情发展了

另外这章上线了一个新cp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

链接在评论

大厂的神奇生活05

这章娄让上线,因为要走剧情,所以没办法每章每对cp都写到,如果有要看前文请戳头像。
想看什么留评论哦
链接在评论

莫名其妙的合宿生活03

因为不是很清楚具体情况,就私设左叶和灵超都是明年高考。

另外假设周锐会做饭。

朱星杰、陈哲远、周彦辰还有张晏恺一起在外面租了栋别墅,等小鬼回到果然,也一起住。周锐收到朱星杰的邀请,让他假期过去蹦迪。这些原来都是我的队友,周锐自己想着,他们曾经都会成为我的队友。

“老岳,星杰他们租了别墅,找我过去玩呢。之前开玩笑的话,没想还当真了。”

“在哪儿啊?北京?那你这最近可过不去。”

这个最近,不是说两三个星期的事。

“是啊,过不去诶。”

“行啦,兄弟朋友不在这一时半刻的。”

岳明辉说话间站起来,想着虽然老师没过来,但是小弟的复习不能落下,正好左叶也一起。看看灵超和左叶笑得不能自已,就知道两个孩子又开始皮了。自己这里复习资料都是按照河北的考纲准备的,但左叶是四川的,那——给他五三吧,或者同一个高考同一本王后雄?

“诶老岳,你去哪儿?”周锐以一个实在不怎么雅观的姿势倒在沙发上大喊。

“我给小弟和左叶拿资料去,趁这两天不用训练,看看题。”

灵超听到这话就想往外躲,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身后的周锐一把把他按住,顺便盯着左叶。左叶被两个哥哥这波操作弄得有点懵,半天憋出一句:

“你们坤音……真的是全面发展啊。哈哈。”

左叶你这笑声毫无灵魂,灵超绝望地低下了头。

四个人一进门就看见两个弟弟坐在桌子旁边咬笔头,靖佩瑶在旁边看着,像模像样地,还摆了块表。这两个哪个能按照时间把它做完,不能!卜凡心里念叨。

“小弟,你今天这么自觉?”木子洋把手上的东西放下,晃悠到灵超旁边。灵超扭头看了他一眼,面无表情。木子洋看着被模拟题磋磨到麻木的小弟觉得心情大好,揉一把他的头发就去和卜凡收拾东西去了。

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了,食材刚刚买回来,估计吃上饭怎么也得一个小时。韩沐伯惦记着周锐早晨就没吃早餐,有点担心,凑过去问他饿不饿。

“啊?不饿啊!”周锐的嗓音亮得很。

“你这个老韩,回来就关心锐哥诶。”秦子墨放下手机,不怕死地过来调侃。韩沐伯回身抬手要打,正在这时,秦奋那边喊他过去帮忙。他放开秦子墨,留了一个眼神警告他。多谢奋哥救命之恩,秦子墨赶紧跑到一边去。

算上灵超和左叶,一共十个人,真正能进厨房的只有卜凡和周锐,韩沐伯想去帮忙,秦奋一脸惊恐地把他拉了出来。开玩笑,让老韩做饭,偶像就变成高危职业了。

“周锐好可怜,去做饭然后自己还不能吃。”秦奋感慨道。

“不能——对,他不能再这样了,得多吃点。”韩沐伯接过他的话头。

秦奋颇为奇怪地看了韩沐伯一眼,也没多计较。

直到周锐和卜凡把饭做好,灵超和左叶也没做完一套题,靖佩瑶当然不能饿着他们,手一辉就赦免了两个小孩儿。

 

 

卜凡努力调动舌头把饭咽下去,急着和岳明辉说话。

“岳岳,走之前秦姐不是说,那个车上有个信封,里面是第一次采购的钱。今天看了,只有四百,我就没怎么敢买、买肉。结账的时候,我都紧张得出汗。”

卜凡说完这话,摆出一副委屈表情,坐等着岳明辉哄他。岳明辉安抚地捏他的肩膀,他把头凑得和岳明辉更近了些,露出满足的微笑。凡哥这个笑,有点儿傻,灵超一边扒着饭想。

这顿饭最后在十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对公司的声讨中结束了。

洋哥收拾完自己的碗筷就上楼补觉去了。周锐拎着左叶和灵超把刚刚的题目做完,两个小孩儿对视一眼,在哀叹中瞬间建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。

不知道是因为中午吃得太晚,还是这一下午实在没什么消耗,大家不约而同地避开了晚饭这个话题。岳明辉和周锐早早地去洗漱,倒是秦奋一点没有养生的自觉,在一楼客厅和秦子墨打游戏,颇有通宵战斗的架势。旁边韩沐伯哭笑不得,一百二十分地后悔自己选了双人间。左叶拽着靖佩瑶回房间,靖佩瑶不明所以,乖乖跟着他走了。关上房门,左叶才压低声音和靖佩瑶说,蔡徐坤和他约了晚上视频。

靖佩瑶看着左叶迅速收拾好自己爬上床,乖乖坐好等他坤哥的电话,心里莫名有点心酸,和左叶打了招呼去洗澡。

及至靖佩瑶从浴室出来,左叶坐在床上咬着嘴唇,眼泪扑簌簌掉下来,吓得他一下扔掉毛巾过去,可是左叶冲他摇摇头,示意自己没事。靖佩瑶不放心,坐在左叶对面看着他,左叶把耳机拔下来,让靖佩瑶听见他们的对话。

“小叶,现在是春天了,但是还冷,跳完舞记得穿外套。”

“小叶,你要按时吃饭,按时作息。”

“小叶,练习要循序渐进,动作控制住,千万别受伤。”

“这些你都知道,但是我还是想在和你说一遍。”

“小叶,要有自制力,你现在面前的诱惑会很多。”

“小叶啊,不论你在网上看到什么,都没关系,我会和你在一起。”

左叶说不出话,只能一直在点头。蔡徐坤停顿了几秒,发出声轻笑。
“怎么小叶,见到我总是哭成这样。”

靖佩瑶走上前给左叶擦着眼泪,顺便和视频里的蔡徐坤打个招呼。蔡徐坤没想到靖佩瑶一直在旁边,有些尴尬。左叶这时才把气捋顺,蔫蔫地说:

“坤哥,我、我就是有点想你了。”还有点害怕,这后半句他没说出口。他时常有种感觉,蔡徐坤已经越走越远了。

靖佩瑶给左叶倒了一杯水,回来听到蔡徐坤叫他。

“瑶哥,谢谢你们照顾小叶。”

“——嗯!”

一阵静默之后,靖佩瑶点了点头。

关超话主要是考虑蒸煮和唯粉心情吧,我们继续圈地自萌就好了。

大厂的神奇生活04

这章主要走剧情感情线少一点

照例链接在评论